我爱planning

【朝耀】假如APH是四大名著风格

葵葵葵_不填坑:

耶稣救我 耶稣救我


白马即墨:



*半夜速打,脑洞产物,不喜勿喷




*主朝耀,含微量冷战组和奸商组




--------




《红楼梦》风格




 




  王耀初进联合国




 




  弗朗西斯因笑道:“外客未见,就脱了衣裳,还不去见你耀哥哥!”亚瑟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哥哥,便料定是天朝上国,忙来作揖。厮见毕归坐,细看形容,果然与众各别。




 




  亚瑟看罢,因笑道:“这个哥哥我曾见过的。”弗朗西斯笑道:“可又是胡说,你又何曾见过他?”亚瑟笑道:“虽然未曾见过他,然我看着面善,心里就算是旧相识,今日只作远别重逢,亦未为不可。”弗朗西斯笑道:“更好,更好,若如此,更相和睦了。”亚瑟便走近王耀身边坐下,又细细打量一番,因问:“哥哥可曾加入WTO?”王耀道:“不曾加入,只做些小生意,些须赚得几个小钱。”亚瑟又道:“哥哥尊名是那两个字?”王耀便说了名。亚瑟又问表字。王耀道:“无字。”亚瑟笑道:“我送哥哥一妙字,莫若‘天朝’二字极妙。”伊万便问何出。亚瑟道:“《联合国章程》上说:‘发展国际间要尊重各国人民平等权利自决原则为基础的友好关系。’”阿尔弗雷德笑道:“只恐又是你的杜撰。”亚瑟笑道:“除《独立宣言》外,杜撰的太多,偏只我是杜撰不成?”又问王耀:“可也有死扛没有?”众人不解其语,王耀便忖度着因他有死扛,故问我有也无,因答道:“我没有那个。想来那死扛是一件罕物,岂能人人有的。”亚瑟听了,登时发作起痴狂病来,拿起那死扛,就狠命摔去,骂道:“什么罕物,连人之高低不择,还说‘味痴’不‘味痴’呢!我也不要这劳什子了!”吓的波罗的海三国,中立骨科,北区欠一拥争去拾死扛。




  




  弗朗西斯急的对亚瑟道:“孽障!你生气,要打骂轴三容易,何苦摔那命根子!”亚瑟满面泪痕泣道:“家里哥哥弟弟都没有,单我有,我说没趣;如今来了这们一个神仙似的哥哥也没有,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。”弗朗西斯忙哄他道:“你这哥哥原有这个来的,因你祖宗凯撒去世时,舍不得你哥哥,无法处,遂将他的死扛带了去了:一则全殉葬之礼,尽你哥哥之友谊;二则凯撒之灵,亦可权作见了他之意。因此他只说没有这个,不便自己夸张之意。你如今怎比得他?还不好生慎重拿上,仔细你哥斯科特知道了。”说着,便向瓦修手中接来,亲与他放在盘里。




 亚瑟听如此说,想一想大有情理,也就不生别论了。




 




《水浒传》风格




 




 王耀拳打柯克兰




 




  且说柯克兰正在联合国大厅内坐定,看那十来个国家卖肉。王耀走到门前,叫声“亚瑟!”亚瑟看时,见是王耀,慌忙从主席台出身来唱喏道:“耀哥儿恕罪!”便叫阿尔弗雷德掇条凳子来,“耀哥儿请坐。”王耀坐下道:“奉着我家上司钧旨:要十架台风战斗机,拆作零件,不要见半点别的机型在上面。”亚瑟道:“使得,——你们快选好的拆十架去。”王耀道:“不要那等腌臜厮们动手,你自与我拆。”亚瑟道:“说得是,我自拆便了。”自去空军处上拣了十架台风战斗机,细细拆成零件。




  这亚瑟整整的自拆了半个时辰,用荷叶包了道:“耀哥儿,叫人送去种花家?”王耀道:“送甚么!且住,再要十架飓风战斗机,不要见些别的的在上面,也要拆作零件。”亚瑟道:“却才要台风的,怕你家要研究技术,飓风战斗机何用?”王耀睁着眼道:“上司钧旨分付洒家,谁敢问他?”亚瑟道:“是合用的东西,我拆便了。”又选了十架飓风战斗机,也细细的拆成零件,把荷叶包了。整弄了一早辰,却得饭罢时候。




  亚瑟道:“着人与耀哥儿拿了,送将中南/海里去?”王耀道:“再要十架贼鸥战斗机,也要细细地拆成零件,不要见些别的机型在上面。”亚瑟笑道:“却不是特地来消遣我?”王耀听得,跳起身来,拿着那两包零件在手,睁着眼,看着亚瑟道:“洒家特地要消遣你!”把两包零件劈面打将去,却似下了一阵的“铁雨”。亚瑟大怒,两条忿气从脚底下直冲到顶门,心头那一把无名火腾腾的按捺不住,从主席台上抢了一把话筒,托地跳将下来。王耀早拔步在大厅中央。




众国家并剩下的联五成员,那个敢向前来劝。两边过路的国家都立住了脚,和那轴三也惊得呆了。




亚瑟右手拿话筒,左手便要来揪王耀;被这王耀就势按住左手,赶将入去,望小腹上只一脚,腾地踢倒在当街上。王耀再入一步,踏住胸脯,看着这柯克兰道:“洒家始投联合国,做到联合国五流氓,也不枉了叫做‘天朝’!你是个打劫的操刀海盗,狗一般的人,也敢自称‘日不落’,和本田菊那狗娘的玩意儿凑到一块联合军演!”扑的只一拳,正打在鼻子上,打得鲜血迸流。亚瑟挣不起来,那把话筒也丢在一边,口里只叫:“打得好!”王耀骂道:“直娘贼!还敢应口!”提起拳头来就眼眶际眉梢只一拳,也似开了个彩帛铺,红的、黑的、紫的都绽将出来。




两边看的人惧怕王耀,谁敢向前来劝。




亚瑟当不过,讨饶。王耀喝道:“咄!你是个破落户!若只硬到底,洒家倒饶了你!你如今对讨饶,洒家偏不饶你!”又只一拳,太阳上正着,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,磬儿、钹儿、铙儿一齐响。王耀看时,只见亚瑟挺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




王耀寻思道:“我只指望痛打这厮一顿,不想三拳真个打残了他。洒家须被阿尔弗雷德那混小子谴责,又没人帮腔,不如及早撒开。”拔步便走,回头指着亚瑟道:“你诈死,洒家和你慢慢理会!”一头骂,一头大踏步去了。




联五轴三并亚瑟的三个哥哥,谁敢向前来拦他。




 




《三国演义》风格




 




  憨八嘎煮伏特加论英雄




 




  随至小亭,已设樽俎:盘置憨八嘎,一樽煮伏特加。阿尔弗雷德和伊利亚两人对坐,开怀畅饮。酒至半酣,忽阴云漠漠,聚雨将至。




 




  从人遥指天外龙挂,阿尔与伊利亚栏观之。伊利亚曰:“阿尔知世界之英雄否?”阿尔弗雷德曰:“尔肉眼安识英雄?”




  伊利亚曰:“休得过谦。”




  阿尔曰:“尔叨恩庇,得仕于英吉利。天下英雄,实有未知。”




  伊利亚曰:“既不识其面,亦闻其名。”




  阿尔曰:“英吉利,海军无敌,可为英雄?”




  伊利亚笑曰:“区区海盗,吾早晚必擒之!”




  阿尔曰:“法兰西,部下能事者极多,可为英雄?




  伊利亚笑曰:“色厉胆薄,又喜裸奔,非英雄也。”




  阿尔曰:“有一人名传千年,威镇九州:王耀可为英雄?”




  伊利亚曰:“耀已归我麾下,皈依社会主义是也!。”




  阿尔曰:“舍此之外,尔实不知。”




  伊利亚曰:“夫大国者,国土辽阔,人口众多,有包藏军事之机,吞吐政治之志者也。”阿尔曰:“谁能当之?”伊利亚以手指阿尔弗雷德,后自指,曰:“今天下英雄,惟君与伊利亚耳!”




 




  阿尔弗雷德本想装疯卖傻过关,突然被点破心事,吃了一惊,手中所执憨八嘎,不觉落于地下。时正值天雨将至,雷声大作。阿尔弗雷德乃从容俯首拾憨八嘎曰:“一震之威,乃至于此。”伊利亚笑曰:“丈夫亦畏雷乎?”阿尔弗雷德曰:“圣人迅雷风烈必变,安得不畏?”




 




  伊利亚暗道:“这小子竟然怕雷,想必成不了什么大事。”




 




 




 《西游记》风格




 




  王耀大闹WTO




 




  话表王耀新家成立初期,被众西方资本主义帝国孤立,可竟然莫想伤及其身。阿尔弗雷德奋令联合国众国实行舆论攻击,亦不能伤着。又着麾下军事力量,以打朝鲜越南,越发不能伤损一毫。那阿尔弗雷德与众启道:“这王耀不知是何处学得这护身之法,这等如何处治?”本田菊即奏道:“圣上,那人创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——我们那工业革命成果,有生有熟,被他都吃在肚里。运用三昧火,煅成一块,所以浑做金钢之躯,急不能伤。不若对其实行经济封锁,不与其建交。”阿尔弗雷德闻言,欣然应允。




 




  真个光阴迅速,不觉七七四十九日,阿尔弗雷德自觉时间已够,解开封锁,那王耀双手侮着眼,正自搓柔流涕,只听得墙倒声响。猛睁眼看见光明,他就忍不住,将身一纵,跳出禁锢,忽喇的一声,蹬倒不平等条约,往外就走。慌得那轻工业国、重工业国,与农业国一班人来扯,被他一个个都放倒,好似癫痫的白额虎,风狂的独角龙。本田菊赶上抓一把,被他踢了个倒栽葱,脱身走了。即去优化产业结构,迎风一涨,钢铁产量达到世界第一,倾销武器全球包邮,却又大乱WTO,打得那联四闭门闭户,轴三无影无形。




 




  这一番,王耀不分上下,使着出口量东打西敌,更无一国可挡。只打到WTO里,联合国外。幸有海上马车夫霍兰德站于殿前守卫。他见王耀纵横,掣鲱鱼罐头近前挡住道:“泼国何往!有吾在此切莫猖狂!”这王耀不由分说,举起自家大学食堂产的油条就打。那国家鱼起相迎,两个武器摩擦起火花。两个在联合国总部前厮浑一处。




 




  当时众国把王耀团团围住,却不能近身,乱嚷乱斗,早惊动阿尔弗雷德,急得阿尔弗雷德来不及扶正衣冠,连声唤道:“耶稣救我!耶稣救我!”


浮白载笔:

这波官方粮我是服了
还能说什么呢
祝99